<ins id='8eaot'></ins>
  • <tr id='8eaot'><strong id='8eaot'></strong><small id='8eaot'></small><button id='8eaot'></button><li id='8eaot'><noscript id='8eaot'><big id='8eaot'></big><dt id='8eaot'></dt></noscript></li></tr><ol id='8eaot'><table id='8eaot'><blockquote id='8eaot'><tbody id='8eaot'></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eaot'></u><kbd id='8eaot'><kbd id='8eaot'></kbd></kbd>
    1. <i id='8eaot'><div id='8eaot'><ins id='8eaot'></ins></div></i>

        <code id='8eaot'><strong id='8eaot'></strong></code>
      1. <dl id='8eaot'></dl>
          <span id='8eaot'></span>

            <fieldset id='8eaot'></fieldset>
            <acronym id='8eaot'><em id='8eaot'></em><td id='8eaot'><div id='8eaot'></div></td></acronym><address id='8eaot'><big id='8eaot'><big id='8eaot'></big><legend id='8eaot'></legend></big></address>

          1. <i id='8eaot'></i>

            同濟大學高紹榮、江賜忠團隊合作奉獻小鼠染色質三維結構重塑研究成果

            • 时间:
            • 浏览:42

              2020年4月14日,同濟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高紹榮團隊與江賜忠團隊在《Nature Communications》雜志在線發表瞭題為“Chromatin architecture reorganization in murine somatic cell nuclear transfer embryos”的研究成果。他們采用瞭經過優化的少量細胞全基因組染色質構象捕獲技術(sisHi-C),對小鼠SCNT胚胎發育過程進行連續采樣,並詳細描繪瞭SCNT植入前胚胎染色質高級結構的動態變化過程。

              體細胞核移植(SCNT)技術是將已經分化的體細胞移入去核卵母細胞內,使體細胞的染色質發生重編程,繼而重啟胚胎發育過程並獲得完整個體的技術。雖然SCNT是目前為止唯一一種可以使體細胞獲得完整全能性的手段,但是由於在重編程過程中出現瞭各種表觀遺傳水平修飾的異常,使得SCNT胚胎的發育能力處於較低水平,也極大程度地限制瞭該項技術的應用前景。高紹榮教授團隊長期致力於小鼠SCNT胚胎發育異常原因的探索。2016年通過對早期克隆胚胎進行卵裂球活檢,並結合單細胞RNA測序技術首次建立瞭植入前核移植胚胎發育命運追蹤系統,發現瞭組蛋白去甲基化酶Kdm4b和Kdm5b分別對克隆胚胎2-細胞和4-細胞時期的發育阻滯起到關鍵作用。兩年後,又通過對不同發育命運體細胞克隆胚胎進行全基因組DNA甲基化高通量測序分析,詳細地研究瞭小鼠克隆胚胎著床前發育過程中DNA甲基化修飾的重編程過程,並揭示瞭異常的DNA再甲基化(DNA re-methylation)是導致克隆胚胎著床後發育異常的關鍵因素。在哺乳動物中,染色質三維結構對基因的調控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受制於小鼠SCNT胚胎樣本取材困難和Hi-C技術對細胞樣本起始量高的限制,小鼠SCNT植入前胚胎發育過程中染色質三維結構的動態變化過程尚未被全面研究過。

              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員收集瞭核移植後多個時間點的胚胎並利用優化的微量細胞sisHi-C技術對染色質高級結構進行瞭檢測,通過數據分析發現,在體細胞核被註射到去核的卵細胞後,隨著典型三維染色質結構的消解,供核體細胞染色質的近距離相互作用優先解開,並迅速由間期轉化為類中期狀態。在這期間出現瞭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當供體細胞在去核卵母細胞中被人工激活1個小時後,基因組經歷瞭從類有絲分裂中期向類第二次減數分裂中期的轉變(圖1)。

            圖1. SCNT胚胎基因組在短時間內由有絲分裂類中期轉變為減數分裂類中期

              在SCNT胚胎發育6小時進入類原核期(對應正常受精胚胎PN3時期)後,重新出現瞭較弱的區室結構和拓撲相關結構域(TADs)信號,這很可能是再次退出中期的結果。隨後,TADs信號在一細胞晚期逐漸減弱,直到2細胞早期降到最低值,在2細胞晚期到8細胞卵裂期逐步重新建立,直到囊胚期成熟(圖2)。

            圖2. SCNT胚胎發育各個階段的TAD強弱變化

              隨後研究人員將小鼠SCNT與正常受精胚胎發育sisHi-C公共數據集進行比較分析後發現,SCNT胚胎在2細胞期的遠距離(>2 Mb)相互作用較正常受精胚胎明顯降低。同時,早期(2到8細胞期)受精胚胎與SCNT胚胎的區室結構及TADs也存在著明顯的差異。

              前期的很多研究表面小鼠SCNT胚胎在合子基因組激活(ZGA)時期有大量的基因未能被正常激活。於是,研究人員想到染色質空間結構的異常是否會導致增強子與啟動子之間的相互作用無法成功建立?結果表明,在小鼠正常受精卵的ZGA時期的關鍵基因Zscan4d的啟動子與上遊的超級增強子有著強烈的相互作用,而這種互作卻無法在SCNT胚胎中被觀察到(圖3)。這類基因的激活異常很可能就是SCNT胚胎發育能力低下的原因之一。那麼,造成染色質高級結構的異常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研究人員證實這是由於供體細胞基因組中持續存在的組蛋白H3K9me3修飾無法被正常擦除造成的。通過在SCNT胚胎中過量表達組蛋白去甲基化酶Kdm4d來降低H3K9me3修飾水平, SCNT胚胎的染色質空間構象會趨向正常受精胚胎,且Zscan4d的啟動子與超級增強子的互作也得到瞭部分的修復(圖3)。這說明H3K9me3修飾是核移植胚胎中染色質高級結構重編程的重要障礙,也證實瞭在胚胎基因表達調控過程中組蛋白修飾和染色質高級結構的協同作用。

            圖3. SE-P互作異常影響ZGA相關基因表達,並能被過量表達Kdm4d部分糾正

              綜上,這項研究對小鼠SCNT胚胎發育過程中的染色質三維結構重塑進行瞭系統的研究,這也為今後進一步糾正SCNT胚胎發育過程中的表觀遺傳屏障提供瞭新的思路。

            圖4 本研究的模式圖

              同濟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博士研究生陳墨、朱乾書和李翀副研究員為本文共同第一作者,高紹榮教授、江賜忠教授和劉曉雨研究員為本文共同通訊作者。該研究得到瞭科技部、基金委和上海市科委項目的支持。